http://www.paydayloansfci.com

我和莫子谦是夫妻十九岁大学未毕业我便成为他

  那天,莫子谦有应酬很晚还没回来,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一部狗血电视剧,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的一震,我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。

  照片中一对青年男女围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儿,小女孩儿头上戴着生日王冠,一脸甜笑,旁边的男子正准备帮她吹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。我的目光就被那男子生生定住了,那不是莫子谦吗?我又迅速地向照片上的女人瞧去,这一瞧之下,却是再难呼吸,那女人不是……

  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幕,那时,我和莫子谦刚刚领证,我去他的单身东西的时候,看到床头柜子上扔着一个皮夹,皮夹上落满灰尘,显然许久未被人动过。好奇心,我打开了那皮夹,我的目光也随即被皮夹夹层里的照片定住了。

  莫子谦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,A大是国内顶尖的大学,莫子谦在大学时期便是风云人物,大二便开始创业,大学毕业时,别的学生在拼命找工作,他却已经身家不菲,这样的男子,会没有一两段情史,我也不会信的。

  我一边心里吃味着,一边暗暗观感着莫子谦的表情,能被放在皮夹里的照片,想来那人,一定在莫子谦的心里占据着不可言说的,会是他的初恋吗?

  可我却只看到莫子谦皱了皱眉,便把那张照片连同皮夹一起丢进了垃圾桶,“多少年前的东西了,早该扔了。”

  见他反应如此平淡,我心里一松,那女人或许只是他生命里一位匆匆的过客吧,两人或许早已没了交集。只要莫子谦他现在爱的是我,婚后又一直忠心于我们的婚姻,我去关心他的以前做什么呢?

  高乐说,莫子谦在大学时处过一个女朋友,一直到大学毕业两人还在一起,但那女孩儿凡事我行我素,从不顾意莫子谦的想法,不但经常故意玩假生病莫子谦,还不顾莫子谦的苦苦哀求,把怀孕五个月的胎儿给打掉了。

  五个月呀,那孩子都会动了。高乐说话时,眼睛里露出深深的婉惜,连一个旁人都会如此难过,何况做为孩子父亲的莫子谦,莫子谦被伤透了心,两人自然而然就分手了。

  我在心里叹息一声,为莫子谦难过。好在,那女人只是莫子谦的过去式,我掌握的是莫子谦的未来,想到此处,心里又开朗起来。

  我正心思百转的时候,手机又有进来,还是那个码:“莫弯弯,这孩子是我和子谦的,那年同学,子谦抱着我,说一直没有忘记过我,娶你只是身体需要,希望我回到他身边。整整一个下午,我们一直在做艾,做的昏天黑地,这孩子就是那天有的。我们的事,子谦爸妈,还有他的几个发小都知道,子谦每个月都会来邻市看我们,对了,他明天也会过来。我们会商量结婚的事情,必竟思思已经这么大了,是时候该给她一个家了。莫弯弯,你还等着子谦赶你走吗?”

  我的呼吸一下子窒住了,眼前闪现着陈丽嫣得意的笑脸,莫子谦和陈丽嫣以及那个孩子,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亲密画面,处有什么在剧烈的翻涌,陈丽嫣、他们的女儿、同学……我的眼前一阵阵发黑,我快要不能呼吸了。

  我和莫子谦属于闪婚,阴差阳错我们上了床,他要负责到底,于是三个月后拿到大学毕业证,我便跟他闪婚了。

  婚后,他把我宠到骨子里,我也爱他到极致,那天,我们早上才温存过,中午他便去参加同学会了。回来时,已是午夜,浑身带着酒气,一进门,便将我压在墙壁上,一边吻着我,一边嘴里呢喃,“弯弯,我爱你。”

  我还好笑地拧他的耳朵,我说,“莫子谦,你神经了,我知道你爱我,好了,快点儿洗洗睡吧。”

  而他却搂着我不动,脑袋深深埋进我颈窝,现在想来,应该是对我这个妻子满怀吧!

  我捏着手机,双目充血盯着照片上那个与莫子谦眉眼极是相似的女孩儿,莫子谦,很好。

  每月以出差的名义去邻市,少则一天,多刚三五日,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出差的真实性,原来,他是去邻市看初恋和女儿,他在那边早已有家,而我却被四年。更让人可气的是,莫子谦的父母都知道这件事,莫子谦的发小们也知道,只有我是那个被的傻子。

  莫子谦临近午夜才回来,我什么都没有问,只在他躺下的时候,我爬上了他的身体,女上男下的姿势,平时都是我撒娇耍赖的时候,才会用的。

  莫子谦眼角和嘴角都弯起来,容颜越发的俊魅,他双手托住了我的腰,“小馋猫,又想要了?”

  我只盯着他的气质和风华都无双的脸冷笑,目光下落处是他的喉结,此时此刻,我真想把手狠狠扼在他的喉咙上。

 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莫子谦并没有发现我眸中的冷意和恨,他双手把我往下一抱,颀长的身形便将我压在下面,接着,他薄热的嘴唇便吻了下来。

  我开的宝莱也失控地撞向了小区的假山,血,从我的额头淌下,很快模糊了我的视线,意识迷朦中,我听到轰鸣以及救护车的锐响。

  睁开眼时,我已经在医院里,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脑震荡让我头晕晕的,身体有点儿不受控制。两个站在床边,正等着我醒来做审问。我也看到好友佳郁焦急担忧的目光。

  外面传来莫子谦的妈妈,吴娟的喊声,她的身影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,不顾的阻拦,挥手就给我两个重重的耳光。

  “你个犯、,你自己生不出来就算了,竟然还要杀我儿子、我孙女,我今天就让你去死!”

  我的额头,伤口崩开,鲜红的血很快又打湿了厚厚的沙布,这个我叫了四年妈妈的女人,我对她如亲生母亲的女人,她视如不见,只面目,双眼腥红,两只手青筋爆跳如的厉爪死死地扼着我的喉咙。

  我的喉咙被扼的死死的,已经不能呼吸了,我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白,我想我就要死了。吴娟不掐死我,我也会被判处,因为我撞死了那对父女。

  将吴娟拉开了,吴娟又哭又骂好半天才被亲戚拉走。一边问我为什么要开车撞莫子谦父女,一边做着。

  我说,莫子谦骗了我,他家外有家,还生了那么大的女儿,却骗了我差点儿四年,我受了,才会开车撞他们。

  的神情是同情的,但同情并不能成为不我的理由。三天后,我被一辆警车带走了。

  在等待审判的日子里,陈丽嫣网上发贴,说她和莫子谦本就是一对,是我第三者插足,抢走了她的爱人,又因为生不出孩子,对她的女儿起了杀心。那一天,还好有莫子谦在,要不然,她的女儿就被撞死了。

  她声泪俱下的,滴滴泣血一般,听者无不,对我这个“小三”。更有律师界的同行们,要自告奋勇帮陈丽嫣打官司,誓要把我送上。

  当然,这一切我并不知道,是佳郁哭着告诉我的。佳郁还告诉我,莫子谦和那女孩儿并没有死,我的车子撞过去的时候,是莫子谦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那女孩儿,那女孩儿除了手臂有轻微擦伤之外,几乎毫发无损,而莫子谦,他原本有可以毫发无伤的机会,是他推了陈丽嫣那一下,耽误了逃开的时间,又因全力护着那女孩儿,内脏出血,身体多处骨折,现在仍躺在ICU里。

  这就是那个说过,会把我当成女儿一样宠的男人,下辈子还要与我做夫妻的男人,他是这样着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。用自己的生命。

  吴娟又来了,歇斯底里的骂声,隔着厚厚的玻璃恨不得一刀一刀将我凌迟的,我视若无睹,我的心已经死了。

  很快,到了庭审的日子,我被两个控制着站在被告台上,身上套着有色马甲,双手也被铁铐铐住。吴娟和莫子谦的父亲莫城都来了,莫城一直神色复杂,吴娟见到我便,如果不是有拦着,她会冲过来,撕****。

  许是伤重未愈的缘故,莫子谦没有出庭,莫子谦的几个发小却来了,他们有的神情恨不得扒了我的皮,有的一脸无奈和可惜,有的则是难以置信,难以置信,他们一直叫做嫂子的女人原来是一个蛇蝎心肠的。

  陈丽嫣站在原告台上,哭的浑身发抖,嘴里只不停地念叨一句:“思思还不到三岁,还不到三岁,她怎么撞的下去……”

  这副柔弱可怜的样子,加之人们对弱小的同情,更加激起了吃瓜群众的愤愤不平,旁观席上发出请求从决的呐喊。只有佳郁,她哭着喊,说我是的。

  最后是了这场喧哗,的判决并没有如吴娟和陈丽嫣的意,因为我撞的人他们没有死。

  我被判处了五年,自此开始了我的囚徒生涯。长长的卷发被剪成了短短的齐耳发,体面干练的职业套装换成了宽松朴素的囚服。我像女囚们一样辛苦劳作,一样吃着最简单粗糙的食物,住着毫无隐私可言条件简陋的多。

  女囚中,还有我经手过的案子的被告人,她们自不会放过这个报复我的机会,有监管人员在的时候是不敢的,但夜色却成了他们的伞。

  她们揪我的头发,撕我的大腿,用笔尖戳我的皮肤,用开水烫我的胳膊,但凡看不见的地方,但凡所能想到的方式,。

  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,一向欲极强的我,是怎么做到的。竟然在那种的下,生生着。

  我的心死了,身体上的,已经不能激怒我了。我甚至感觉不到疼,因为我的心也

原文标题:我和莫子谦是夫妻十九岁大学未毕业我便成为他 网址:http://www.paydayloansfci.com/caijingzixun/2020/0416/9026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