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paydayloansfci.com

评论义繁体字:繁体字复活有意义吗?

  全国政协委员冯小刚提出的呼吁恢复部分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,并将一定数量的繁体字增加到小学课程中的提案,备受关注。其实,汉字的繁简之争在历届上一直存在。在以往的上,甚至还有代表和委员提出要用十年时间系统复活繁体字。看来,繁体字该不该复活已经成了中国文化发展绕不过去的一道,很有全民讨论的必要。

  冯小刚委员用“親不见,愛无心”的举例赢得了不少人的赞同。他还再三强调说,此举旨在“让小学生感受传统文化”。义繁体字而我看,传统文化是不是能够很好地传承,根本不在于要不要复活繁体字,繁体字复活没有意义。

  首先,传统文化的传承不能只做表面文章,而应该重视精髓把握。支持繁体字复活的人非常看重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在因素,他们甚至把传统文化传承的所有问题都归结为汉字简化的。他们认为繁体字蕴藏了诸多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愫,汉字简化后,依靠繁体字传承的中国传统文化被割裂了,失去了汉字的灵魂。他们甚至举例说:“汉字简化后,親不见,愛无心,產不生,厰空空,麵无麦,運无车,導无道,兒无首,飛单翼,湧无力,有雲无雨,開関无门,鄉里无郎”等等。似乎,繁体字简化是一种错误,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承不力就是因为我们简化了汉字。这是一种。看看他们举出的这些例子就能知道,他们太过重视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在因素,太愿意做表面文章。传统文化的传承根本上说是民族意识和文化的延续,是入脑走心的活动,最根本的是把握传统文化的精髓。而文字只是工具,是一种交流载体,过分强调文字的符意识,是重表轻里的浅层思维。“親不见,愛无心”之说眼球可以,但不能作用于人的心灵。有了“见”和有了“心”之后,亲和爱这两个字不一定就有了约束力。不亲不爱的人写了有“见”有“心”的繁体字,并不能就真的成为了知亲有爱的人。汉字简化是五十年前的事,义繁体字在汉字简化之前,全都使用繁体字,那时的亲和爱两个字都有“见”有“心”,但那时不是仍然存在许多无亲无爱之人吗?怎么能把无亲无爱的存在归咎于汉字简化?这也太难圆其说了。中国古代有很多人甚至都不识汉字,但在孝亲方面仍然成为楷模,那才是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现,与这两个字有没有“见”和“心”有什么关系吗?

  其次,汉字简化只是简化了书写难度,并没有丢弃它的内在含义,也没有造字“六法”。现在使用的大部分简化汉字也仍然是遵循指事、象形、形声、会意、转注、这六种方法组成,怎么能有割裂传统文化之说?“麵有麦,運有车”真的能放之四海而皆准?

  在全国政协委员分组讨论时,素有“小钢炮”之称的冯小刚联合张国立提出了一个恢复部分繁体字,让部分繁体字进入中小学课本的提案。而这一提案,得到了不少政协委员们的认可。笔者为这一提案点赞!

  汉字的形成经历了几千年,在文化传承上作用不言而喻。汉字的六书,即为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六种。特别是象形和会意,根据事物的特征,把事物的形状描绘下来,然后不断规范和慢慢地固定下来,并且见字之形即知其意。可以说,象形和会意和谐地融合在汉字的结构中。

  19年5月,中国推行简化字。的确,简化字笔画减少,可减少书写所耗时间和精力,结构清晰也更容易辨认,印刷时可采用更小字体,节省油墨和纸资源。但是,简化字也存有问题,诸如:部分字形相近容易误认、无法呈现内涵及解释字源、合并汉字导致歧义增加、艺术美感、汉字系统性,等等。例如,钟,由繁体字“鍾”、“鐘”简化而来。“鍾”与“鐘”虽同音而不同义:“鍾”是古时的酒器,也多作姓用;而“鐘”则是一种打击乐器或计时器,两者不能混用。故在《辞海》“钟”的条目中,均须用“(鍾)”以示与“鐘”之区别。简繁不“一一对应”而是“一对多”,导致了歧义和。本意在于省减,实际上增加了麻烦。凡此种种,不能一一列举。因此,义繁体字简化字对字本身是简化了,但在使用中的麻烦却增加了,反而繁化。难怪陈寅恪、钱钟书等大家学者不写简体,出书也从来不用简体。

  简化字为许多学者诟病,就连力挺简化字的文字专家、师范大学教授王宁也表示:“我从不否认简体字存在弊端,我们曾经提出恢复八个繁体字,比如‘乾湿’的‘乾’和‘干部’的‘干’区分开,但就是这八个字也没能通过。” 然而,2009年,我国的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却恢复使用了“砂”、“萍”、“锺”等六个繁体字。

  目前,全球使用繁体字的华人约为4000万人,只有简化字使用者的1/33;而中国习惯写简化字的占95.25%,写繁体字的只占0.92%,剩余的3.83%繁简并用。国内的一些学者认为,应当以“汉字”申遗,繁体字到了该抢救的时刻了。

  当代著名剧作家、作家、诗人苏叔阳说:“方块汉字是民族的文化长城。”中国文字之美,恢复蕴藏着丰富的审美和诗意、深厚的文化意蕴和魅力的繁体字,“让孩子从小就知道文字的美,给他们多讲讲繁体字的故事,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”,不仅是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、潘庆林、冯小刚、张国立、郁钧剑等人的心愿,更是千千万万热爱中华文化的中国人的心愿。

  每一种文字的完善和演进都是为了交流和沟通的便利,汉字简化正是为了适应在更大范围内的交流和沟通所需。尽管从现在来看,复活繁体字有利于在港台和海外华人的地域扩大交流,但从更长远的目标来看,汉字简化能够适应世界的大趋势。从这一点来看,复活繁体字意义不大。

  汉字早就被为国际沟通的常用语言之一。随着中国的发展,汉语言文化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,学习汉语的热潮已经界各地兴起,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全世界的影响也与日俱增。所以,讨论汉字的规范问题,不能仅看重它在汉字文化圈和华人地的交流需要,而要看到它作为世界范围语言沟通的发展趋势。

  即使是在汉字文化圈内,汉字简化也早已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。新加坡、韩国的汉字简化方案几乎与中国完全一致或大部分一致。日本现在通行的汉字字体,简化程度虽远不如中国的简体字,但仍有相当数量的汉字与中国现行简体字相同或非常相似。甚至有学者提出,日本借简化汉字成功实现扫盲。马来西亚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一直使用繁体字,1977年后推广简体汉字,、出版物等也纷纷效仿。但马来西亚当年推广简体字时,并没有繁体字的使用,人们可以使用简体或繁体字。泰国则是将所有华文学校都纳入允许教学简化字的范围。汉字文化圈对汉字简化的普遍认可,也预示着汉字简化还有更大的空间和需要,汉字简化是中国文化世界的一大趋势。

  汉字简化一直是文化发展和扩大交流的必然之。最早的汉字作为一种沟通和交流的正式书面语言,笔画和结构简单、涵盖内容也较少。汉字体系不断发展之后,了更大范围内的文化交流。早在1935年,蔡元培、邵力子、陶行知、郁达夫、郭沫若等200多名文化教育界名人联合发起了早期的汉字简化运动。随着历史和文化的发展,汉字还将继续简化。

  简体汉字的使用范围有限,过度简化的汉字只能成为中国的书面语言,连和港台及海外华人沟通及交流都有困难。随着大中华概念的崛起,为了适应与更大范围的汉字使用者之间的交流,让一些有普遍需要的繁体字复活,会是一件惠及各方的好事。从这一点来说,繁体字复活很有意义。

  过于简化的汉字成了中国与港澳台及海外华人交流的障碍。曾被引为笑谈的“幹手器”事件就是一例。在中国的一些酒店卫生间里,常常有干手器的提示标贴。在繁体字中“乾濕”、“樹幹”、“干戈”中的“乾”、“幹”、“干”在简体字中被成“干”字。但为了适应与港澳台及海外华人的交流,有些酒店就出于好心把它翻回繁体字,写成了“幹手器”。习惯于使用繁体字的港澳台及海外则看不懂其中的意思,一时成为笑谈。如果一直使用繁体字,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交流障碍。

  过于简化的汉字还会人们对传统文化和经典古籍的使用和挖掘。汉字简化只有50多年的历史,对于具有几千年文明史的传统文化而言,这一瞬间的转变会极大人们对传统文化和经典古籍的使用和挖掘。不认识繁体字就读不了经典古籍。最有力的事件是“北大没有后汉书”一事。1984年,《》头版曾刊发了一篇文章引发整个汉字文化圈的轰动。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“北大图书馆没有《后汉书》”,说的是一位教授在北大图书馆借阅原版的《后汉书》,恰好书名上“後漢書”三个字都是繁体字,结果不认识繁体字的图书便告知该教授北大图书馆没有此书。此事一时成为笑谈。作为北大这样一所世界名校,图书馆的竟然在繁体字与简体字的互换使用过程中出现这样的笑话,不应被看做一时疏忽,这其实是汉字简化负面作用的一个缩影。虽然我们有理由这位图书,但我们更应该从文化交流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。所以,我支持繁体字复活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原文标题:评论义繁体字:繁体字复活有意义吗? 网址:http://www.paydayloansfci.com/jiaoyuzixun/2020/0523/16154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